中國西藏網 > 文史

【淘派集運】洛桑丹珍與世界海拔最高縣的傳奇故事

發佈時間:2021-01-13 09:16: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今年是開發藏北無人區傳奇英雄洛桑丹珍逝世三週年。不久前,我與來京治療眼睛疾病的藏北無人區首批拓荒者、原雙湖縣嘎措鄉黨委書記白瑪重逢。一見面,我們所聊最多的話題當屬洛桑丹珍如何率領牧民羣眾開發藏北無人區、建立世界海拔最高縣的傳奇故事。

  “艱辛開建四十年,夢想成真雙湖縣。”2013年7月26日,開發藏北無人區的傳奇英雄、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洛桑丹珍在為西藏雙湖縣掛牌揭幕時,內心不停迴盪着自己所贈牌匾上的這兩句話。


這是雙湖設縣慶祝活動(唐召明2017年7月26日攝)

  我在跟隨與我有着父兄般友誼的洛桑丹珍的採訪中看到,這位古稀老人早已把這處他一手開發的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縣級行政區視為自己的家鄉。此次從拉薩“回家”,他終於圓了自己40年的夢想——在藏北無人區建立了尼瑪縣和雙湖縣。

  “我在藏北高原工作了整整26年。其中最初的17年是在條件最艱苦的申扎、文部和雙湖一帶度過的。”洛桑丹珍説。

  1961年,組織上根據洛桑丹珍的請求,沒有分配他回氣候適宜、生活條件良好的農區老家日喀則,而是同意他到艱苦的那曲地區申扎縣工作,在社會實踐中鍛鍊和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

  當時,藏北西部的申扎縣面積約有30萬平方公里,下轄9個區,有2萬多人口,放牧着160多萬頭牲畜。人畜集中在僅佔全縣面積40%的南部。

  申扎縣是當時中國佔地面積最大的縣,但畜草矛盾卻十分嚴重。為了改善和提高牧民羣眾的生活水平,洛桑丹珍把眼光投向了北方那片20多萬平方公里的無人區。

  很久以前,無人區曾有牧民放牧。那些牧民是為逃避舊西藏地方政府多如牛毛的苛捐雜税而遷移過去的。無人區遠離拉薩、那曲,舊西藏地方政府官員無力管轄這片“不毛之地”。故而藏北無人區雖氣候惡劣,卻也是牧民的“自由聖地”。

  舊西藏並非自由之地,由於舊中國的封建統治者實行分而治之的策略,藏族牧民和鄰近其他民族的糾紛連年不斷,械鬥時有發生。械鬥、廝殺死傷的都是無辜的貧苦牧民。

  此外,西藏、新疆交界地帶的土匪也常常流竄到無人區活動,他們姦淫燒殺、無惡不作。無人區牧民在這些惡勢力的侵擾之下無法安定,為數不多的倖存者只得逐步南遷,無人區的邊緣也隨之南移。

  為了申扎縣牧民羣眾的長遠利益,洛桑丹珍決定從開發無人區入手解決畜草矛盾。他在解決草場的同時加強管理,設想着把申扎縣一分為三:東四區仍為申扎縣,西五區為文部(現改為尼瑪縣),北遷部分為雙湖(現改為雙湖縣)。


這是時任申扎縣縣長洛桑丹珍騎馬,準備走進藏北無人區考察(唐召明提供,1974年攝)

  洛桑丹珍暗下決心,一定尋找機會前往無人區進行全面考察。1972年,時值“文化大革命”期間,身為申扎縣縣長的洛桑丹珍被罷了官。恰好此時,地處申扎縣北部的吉瓦鄉嚴重缺草,部分牧民正要翻過木嘎山到依布茶卡一帶放牧。聽到這個消息後,他向鄉、區提出了申請,要求隨遊牧的牧民一道前往無人區去了解情況。區上同意了這一要求,允許僱馬僱牛。就這樣,他帶着謝常勝、次登,展開了對瑪依山一帶無人區的第一次實地考察。

  回到縣上,洛桑丹珍將考察情況向縣領導作了彙報,同時提出進一步考察的意見,得到縣領導同意。1973年洛桑丹珍二進無人區考察。考察組從吉瓦鄉僱牛馬,馱運帳篷行李。這一次走的路線比較長,從加林、班松、瑪依、江愛,一直走到瑪務,並在榮瑪大温泉附近開墾了半畝地試種青稞。

  這次考察歷時兩個月,行程上千公里。途中斷了糧油,人畜都靠野驢肉充飢。從瑪務回到縣上,他們將無人區考察情況向申扎縣委和那曲地委分別作了彙報,縣委和地委肯定了洛桑丹珍有關開發無人區的思路,決定利用無人區大片土地資源,把它變成造福於藏北人民的有人區。

  根據那曲地委批示精神,申扎縣委在1973年召開幹部會,正式決定開發無人區,組建加林工作組。加林工作組仍由洛桑丹珍擔任組長,申扎縣委原副書記洛桑佔堆和縣武裝部原副部長多吉為副組長。

  工作組於1974年初進點,在加林山俄東溝安營紮寨。以幫助牧民羣眾找好定居點,實現安全搬遷,共建新家園。

  洛桑丹珍(右)等18勇士既是幹部,又是民兵。這是他們清晨在冒雪訓練(唐召明提供,1976年攝)

  當時工作組的18名開拓者既是幹部,又是民兵,平時除堅持正常訓練外,每季度還有兩三次夜間緊急集合,到加林山上拉練,被牧民羣眾稱為“18勇士”。

  為了進一步開展工作,加林工作組還組織起由工作組領導、基層幹部和羣眾三結合的三個考察組,由洛桑丹珍、尼彭、巴桑三人分別帶隊,以色務庫加為中心,分頭向東、北、西方向進行考察。

  洛桑丹珍帶領的考察組向西挺進。在經過西夏康瑪和藏色雪山時,他們幾天沒能喝上水,偶爾見到的水都是鹽湖鹼湖。

  考察組繼續前往色務庫加,8月16日到達預定集合地點。可是,第二天沒能找到另外的兩個組,第三天繼續找,洛桑丹珍一直爬上山頂,望見一公里以外有一個人在走動。他警惕地隱蔽在一塊大岩石後,見那人正向他的方向走來。大約相距100米時,他認出來者是尼彭,可是直到相距20米時,尼彭也沒能把他給認出來。因為他的衣服早已破爛不堪,臉皮被曬得像塊黑炭。一直到5米遠時尼彭才認出他,並説:“哎呀,你都成無人區的野人了,難怪我認不出你來啦!”洛桑丹珍也高興地説:“彼此彼此,我們都成野人啦!”

  1976年初,西藏自治區黨委、政府在瞭解無人區的情況後決定開發無人區,按照洛桑丹珍將申扎縣一分為三的想法,批准成立了雙湖和文部兩個縣級辦事處,並任命洛桑丹珍兼任雙湖辦事處黨委書記、主任。

  由此,申扎縣的2053名牧民,趕着16萬多頭只牛羊首批進入藏北無人區,開始創造新生活。後來,文部辦事處改設為尼瑪縣;雙湖辦事處改為雙湖特別區。今天,又將雙湖特別區改設為雙湖縣,它由此變成了中國最年輕、世界海拔最高的縣級行政區。

  這是開發藏北無人區後新建成的雙湖縣。它現是中國最年輕、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縣級行政區(唐召明2017年7月25日攝)

  如今的雙湖,城鄉建設初具規模,牧民羣眾基本上從遊牧走向定居。通訊、水、電、路、郵政等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完善,鄉鄉都有了小學和衞生院……特別是從2002年以後,中石油對口支援這裏後,更使這裏發生了巨大變化。

  2019年,為了保護無人區腹地的野生動物和提高牧民羣眾的生存質量,雙湖縣嘎措鄉、雅曲鄉和措折羌瑪鄉的700多户牧民羣眾,再次響應黨和政府保護生態的號召,告別平均海拔5000米的“生命禁區”,告別自己親手建設幾十年的新家園,來到海拔較低的山南市貢嘎縣,完成了無人區歷史上的第二次命運大遷徙,書寫了一段藏北無人區從開發建設到逐漸撤離的輝煌歷史。(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